1. 首页 > 新闻 正文

                                  观察:意外下调MLF利率 中国央行要打什么“牌”

                                  观察:意外下调MLF利率 中国央行要打什么“牌”

                                  市民从中国人民银行前经过。中新社记者 张兴龙 摄

                                    (经济观察)意外下调MLF利率 中国央行要打什么“牌”?

                                    中新社北京11月5日电 (夏宾)当中国9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扩大至3%时,市场对于央行的强烈降息预期陡然降温。但意外的是,中国央行5日发布公告称,将1年期MLF(中期借贷便利)操作的利率从3.3%下调至3.25%。

                                    在市场预期之外,中国央行选择此时下调MLF利率要打什么“牌”?

                                    一是稳增长。今年以来,宽松货币政策渐成国际主流,全球各大经济体纷纷拿出降息“武器”,对抗全球增长动能下滑所造成的经济疲软,中国亦面临经济下行压力。

                                    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认为,在前期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政策的刺激下,近来企业中长期贷款持续回升,基建、制造业的中长期贷款增长较快,政策效果正在体现。但货币政策效果需多种工具配合发力,除投放基础货币保证流动性外,还需通过降息等价格型工具来刺激实体融资需求。

                                    西南证券宏观分析师杨业伟表示,在目前宏观环境下央行调降MLF利率,释放了重要的政策信号,即货币政策会更多以经济基本面稳定为目标,而非以控制当前通胀为目标,因为当前猪肉单一商品价格上涨无需也不应由货币政策应对。

                                    二是降成本。宏观经济稳需微观主体活,而降低成本正是为企业添活力的重要手段。

                                    兴业研究宏观分析师郭于玮指出,此次下调MLF利率可保持中长端资金利率的合理稳定,避免银行间资金成本大幅上升,给企业债券融资和可能到来的地方债提前发行创造合理充裕的流动性环境。

                                    沈建光直言,官方推动降成本需要政策的持续作为,而通过调降MLF利率或加点方式降低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报价的“市场化降息”尤为关键。

                                    他表示,当前企业尤其民营和中小微部门的实际融资成本仍然偏高、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存在阻塞,完善价格型工具的运用机制,合理运用降息,有利于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引导金融机构进行市场化定价,最终实现实际利率的明显下行。

                                    引预期。通胀抬头是否会让货币政策产生变化?货币政策若要为应对通胀而收紧,企业怎么办?

                                    杨业伟认为,下调MLF利率释放了明确信号,即在外部利率持续下降,国内经济放缓压力依然存在的环境下,央行将延续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个大的方向不会变。“央行对‘类滞胀’环境下货币政策选择给出了明确的方向,因而无需过度担心货币政策收紧和流动性过度趋紧。”

                                    另一方面,此次利率的变动也考虑了汇率的因素。

                                    郭于玮表示,10月31日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上升到160个基点的高位,处于2016年以来的高位。然而,中美名义GDP增速之差处在3.8%左右的历史偏低水平,中美利差和基本面之间出现背离的风险。此时小幅调降MLF利率有利于稳定市场预期,避免中美利差超调并对人民币汇率产生影响。

                                    未来货币政策走向如何?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长期来看,改革对金融机构内部资金成本的调降作用仍需时日,而未来1至2个季度的通胀冲顶对政策性降息的束缚增强。由此,未来一段时期,难有基于利率政策的持续强刺激,需警惕市场的降息预期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他进一步称,明年上半年,由于政策性降息长期空间受限,定向降准有望成为更为优先的政策工具。市场化降息的可能性或将存在,但取决于金融机构的改革进展,幅度和次数料将有限。待明年年中通胀触顶回落之后,政策性降息和市场化降息的空间才会显著扩张,从而促使降息加速发力。(完)

                                  上一篇:“全扫”公布京浙蒙三起典型涉未成年人“黄”
                                  下一篇:教育部谈浙江减负方案:减负不是一刀切 要有增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