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体育 正文

                                  “斩首威慑”、未来战争形态与国际秩序演变

                                  2020年1月3日,美军以无人机发射导弹,精确消灭了伊朗精锐部队“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此后,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表措辞严厉的声明,将对美国展开严厉的报复。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新任指挥官伊斯梅尔•卡尼就其前任苏莱曼尼之死向美国发出警告:“我们敬告所有人,要有耐心,你会看到美国人的尸体布满整个中东。”

                                  对此,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反唇相讥:“如果伊朗人敢袭击美国人或美国资产,我们已经锁定了52处伊朗目标。……如果伊朗袭击美国极地或任何美国人,我们将向他们发射一些全新的漂亮装备,毫不犹豫!”

                                  现在,全世界都屏息凝神,关注中东,看美伊两国将如何出招应招、看招拆招。

                                  情景分析与排除法

                                  从目前两国表态、美伊历史行为记录等因素综合判断,伊朗方面在近期找机会发起一定烈度的反击应该是大概率事件。这里不仅是对外维护国家颜面的问题(本国现役高级将领被敌对国家公开定点清除,不可能不进行反击),同时也是对内的政权合法性问题。而且考虑到伊朗国体的特殊性,此处“政权合法性”不仅包含世俗意义上的政府统治合法,能够为伊朗本国民众(以及部分中东地区的什叶派信众)所认可,还包含宗教层面的合法性——毕竟苏莱曼尼少将所服役的是著名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而非一般的国防军。

                                  如果假定伊朗官方近期内发起反击和报复,具体可能有三种形式:一是由正规军对美国在中东的军事目标、资产乃至平民进行打击,二是由代理人等外围组织(如伊拉克的人民动员部队)具体实施,三是由上述两种力量共同实施。考虑到目前美国和伊朗两国政府最高层在外交声明中都相对较为克制的现状(譬如特朗普仍然口头强调没有政权更迭的企图,也愿意与伊朗谈判;伊朗在声言报复的同时也并没有关闭谈判的大门),由正规军直接发起大规模反击的可能性不大。最有可能的情况还是由代理人“自主”发起攻击,如独狼式攻击等。

                                  如果是这种情况,美军又会如何应对呢?如果美方也以大规模军事手段进行还击,同时与伊朗一起使冲突朝着地区战争的方向升级,那么这就是重复过去的老做法。美国在军事打击伊朗的事情上可能会继续重复过去在军事上迅速击败塔利班、伊拉克正规军的胜利,然后在治理一个比阿富汗、伊拉克领土远为广大、人口更多的国家中再次陷入泥淖,重复着昨日的尴尬与失败。

                                  但从最近的美方打击手段中,人们似乎又看到了新的苗头。那就是把外科手术式打击与当前最新的高科技(无人机、大数据、人工智能、卫星定位等)以及强大的情报能力结合起来,发展出能够精准到个别关键人物的近乎于“暗杀”的军事打击手段,并由此产生某种新式的“威慑”效应(deterrence)。这一新趋势不仅有可能改变当前美伊博弈的态势,甚至有可能改变未来战争的形态与国际关系的游戏规则。

                                  球又被踢到美方脚下:检验技术和决心的时候到了

                                  上一篇:勿低估特朗普连任几率
                                  下一篇:温斯坦在洛杉矶面临新的性侵罪名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