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体育 正文

                                  戈恩律师批评日本司法体系

                                  随着日产(Nissan)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戏剧性地从东京逃到贝鲁特的最新细节浮出水面,戈恩的一位主要律师表示,他对日本司法体系感到失望。

                                  高野隆(Takashi Takano)是参与说服东京地方法院(Tokyo District Court)允许戈恩获得保释的律师之一。在一篇被广泛转发的博文中,高野隆写道,当他得知戈恩逃离日本时,他感到愤怒。但高野隆随后对日本的司法体系进行了直言不讳的批评:“我遭到了背叛,但背叛我的不是卡洛斯•戈恩,”他写道。

                                  高野隆的博客重点叙述了戈恩在平安夜给妻子打的一个电话。根据保释条件,戈恩不能与妻子见面,且只能在得到法庭允许的情况下与她通话。高野隆写道,通话结束后,他向戈恩道了歉,并感到“尴尬”。

                                  知情人士提供的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在这位富豪出逃的前几天,政府和私人机构对他的监视级别有所下降。

                                  知情人士表示,戈恩的弃保潜逃之旅——核心环节是搭乘私人飞机从大阪飞往伊斯坦布尔——开始时,他只是戴着帽子和口罩从其在东京租住的房子内走出来。他似乎没有被警察、检察官或私家侦探跟踪。

                                  上周五和上周六,此次逃亡事件的更多后果开始浮出水面。据土耳其媒体上周五晚报道,土耳其一家法院释放了一家地勤服务公司的两名雇员,他们因涉及戈恩在伊斯坦布尔过境而被拘留。同时接受讯问的另外5人——4名飞行员和一家土耳其私人飞机运营公司的1名运营经理——已被羁押候审。

                                  尽管戈恩最初似乎受到黎巴嫩政府的欢迎,但贝鲁特方面似乎在与他的逃亡撇开距离。由于黎巴嫩当局此前通过官方渠道游说日本,希望将戈恩送回黎巴嫩,此次逃亡让该国陷入外交困境。

                                  “黎巴嫩与戈恩逃离日本没有任何关系,”黎巴嫩总统府事务大臣塞利姆•杰里萨蒂(Salim Jreissati)上周五与日本驻贝鲁特大使会晤时坚称。

                                  据官方媒体报道,杰里萨蒂与Takeshi Okubo还讨论了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的红色通缉令的可能后果。该通缉令请求黎巴嫩暂时逮捕戈恩,但并不强制黎巴嫩遵照执行。

                                  此次逃亡好像部分是由美国特种部队退役人员和其他私人安保人员策划的。据一位了解飞行报告单的人士透露,戈恩在两名美国护照持有者的陪同下登上从大阪飞往伊斯坦布尔的飞机,这两名美国人是迈克尔•泰勒(Michael Taylor)和乔治•安东尼•扎耶克(George Antoine Zayek)。

                                  泰勒和扎耶克的姓名与长期在中东和非洲担任私人安保人员的特种部队退役人员的姓名一致。记者无法联系到这两人请其置评。

                                  一份在线简历指出,扎耶克具备保护关键基础设施和为新兴市场企业提供安保的技能。他的经验包括“参加战争”。

                                  泰勒曾于2015年3月被判入狱24个月,罪名是试图贿赂联邦调查局(FBI)的一名反间谍特工,以阻止对他的安保公司“美国国际安保公司”(American International Security Corporation)为获得美国国防部(DoD)约5400万美元合同而支付回扣一案的调查。记者打给美国国际安保公司(泰勒名下的一家安保公司,位于波士顿地区)的电话无人接听。

                                  上一篇:新三板改革之路
                                  下一篇:伊朗宣布不再遵守核协议任何承诺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