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体育 正文

                                  中国为何应融入国际主流经贸体系?

                                  2019年12月1日,中国重要通讯社中评社发表评论员乔新生先生撰写的社评《中国对外贸易必须另辟蹊径》。该社评解读中国国务院11月底通过的《关于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认为这个文件这标志着中国对外贸易面临重大挑战,并将实现战略转型。然而,这篇社评建议的中国外贸的“另辟蹊径”与“战略转型”,主要是通过推进与亚太地区的自贸区建设、发行并推广自己的数字货币这两项措施,与国际主流经贸体系分道扬镳、另起炉灶。笔者认为这一社评的建议存在重大问题;中国外贸的确应该另辟蹊径、实现战略转型,但其方向应该是更好地融入国际主流经贸体系,而非与其分道扬镳、另起炉灶。

                                  一、中国外贸重大挑战与战略转型动因:与国际主流经贸体系不和谐

                                  中评社的社评开宗明义地指出了中国外贸面临的重大挑战,也是中国外贸战略转型的主要动因: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已超过15年,美国、欧盟、日本仍然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2016年12月,中国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请,要求对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作出仲裁。

                                  然而,2019年5月,中国主动申请中止了有关仲裁程序。这一方面是因为欧盟拒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并且提出了许多理由;另一方面则是由于美国撇开世贸组织规则,对中国征收惩罚性关税。中国所面临的挑战十分严峻,如果在世贸组织框架内借助于仲裁程序与欧盟以及美国缠斗下去,那么中国有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中评社原语)。因此,作者认为中国应该另辟蹊径,果断改变中国的贸易方向。

                                  这个说明非常耐人寻味,它实际上点明了中国外贸面临的重大挑战,也就是战略转型的动因,在于中国与国际主流经贸体系之间的不和谐。其结果是:在中国1992年宣布建立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27年之后,在世贸组织2001年接纳中国18年之后,国际主流社会、世界三大发达经济体(美国、欧盟、日本)均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并且在过去两年多来连续六次发布针对中国经济与贸易政策的联合声明,集中批评中国的非市场化导向(包括过度产业补贴与出口导向、对国企的偏向性扶持、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不力等)对它们造成的损害。

                                  如果说美国对中国指责(并发起贸易战)的原因是中方认为的那样,即美方担心“中国挑战美国领导地位”、意图通过各种手段“遏制中国崛起”,那为什么欧盟(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与日本(中国在亚洲的最大贸易伙伴)也对中国有同样的批评?笔者并不认为美欧日三方对中国所有的指责都合理,但如果认为它们即国际社会主流都对中国不公平,显然也有失偏颇。

                                  二、中国战略转型正确思路:通过市场化改革融入国际主流经贸体系

                                  中国明知自己可能成为“众矢之的”,因而放弃在世贸组织内争取市场经济地位的诉讼努力,这是明智的决策。既然如此,中国下一步战略转型的合理选择,就应该是解决国际主流社会的关切,通过友好协商、适度妥协,改革自己不被国际主流社会普遍认可的经贸体制,放松政府对经济与贸易的干预,推进经贸体制的进一步市场化即自由化(这也是中国民间特别是民营企业近年来的强烈呼声),以争取它们早日承认自己的市场经济地位,更好地融入国际主流社会。

                                  上一篇:围困美国使馆的伊拉克民兵撤离
                                  下一篇:品尝生辰年份酒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