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体育 正文

                                  中国农村土地改革能否让农民受益?

                                  石雪年(音译)终于在一片被油菜田和露天矿山包围的土地上,为他27年前创立的钢琴涂漆厂锁定了永久厂址。

                                  在与中国浙江省德清县东衡村的交易中,石雪年用200万元人民币(合28.5万美元)在由采石场改建的工业园内购买了一块8公顷的土地,价格比在相邻工厂园区内购买同样面积土地的一半还低。接下来他花费1400万元人民币建了两座厂房,他的工人在此为钢琴半成品涂漆。

                                  48岁的石雪年说:“这是我第一次拥有工业地产。”在东衡定址以前,他租赁过7个场地,“我不必再担心被房主赶出来了。”

                                  石雪年的好运气得益于一项在全中国33个县展开的新土地改革试点。该试点允许半自治的集体与第三方交易某些种类的农村土地,并保留土地交易的大部分收益。

                                  这个模式即将扩大到全国其他地区,它被称赞能给农村企业和社区带来繁荣,刺激中国放缓的经济。

                                  但是一些本该因这个规划而受益最多的人——村民本身——并不高兴。

                                  “应该在农民和农村集体之间合理分配卖地的收益,”一位村民表示,“现在村集体拿走了所有收益,不听我们的意见。”

                                  理论上说,允许330万公顷农村土地入市用作工业用途的决定能为中国农民创造大量财富——农民是中国收入最低的群体之一。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不及城市的一半。

                                  中国中央政府希望提振全国消费,以弥补经济增长放缓,目前中国经济增速为30年来最低。

                                  许多年来,农村土地入市收益都被转移至城市,但是现在农村将能够留住绝大部分。

                                  新制度将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占总量的0.5%)入市。关于耕地与草地入市的决定仍需上级做出。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E-House Real Estate Research Institute)的分析师严跃进估计,农村集体的可入市土地价值至少为10.3万亿元人民币,远超过去年6.5万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农村国内生产总值(GDP)。

                                  德清县的试点项目当然为一些人带来了好处。自从该县2015年启动试点项目,当地村庄已经入市208块土地,总价4.22亿元人民币,村集体被允许保留其中3.39亿元人民币,余款归德清县政府。

                                  在名义上,东衡村村民获得了优厚的收益。村集体将村里的资产折算为股份,分配给当地村民。随着土地入市,每股股份的价值从5年前的800元人民币上涨至去年的逾2万元人民币。

                                  东衡村干部杨建威(音译)夸耀说:“我们靠土地入市创造了财富。”东衡村依靠工业园土地入市获得了150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这是最简单、最快的赚钱方式。”

                                  然而,虽然德清县的村庄从试点中获得收益,但是在一些地区,没有多少财富真正流进个人手中。许多东衡村村民认为他们吃亏了。

                                  一名50多岁的村民说:“我们知道村里靠卖地赚了上千万元,但是我们一毛钱也没拿到。”虽然股份价值上升了,但他指出“没法兑成钱”。

                                  “我们不能现在就把钱分给农民,因为我们还在发展农村经济的初期阶段,”杨建威表示,“我们将在村集体有强劲的现金流时开始给村民分红。”

                                  新墨西哥州立大学(New Mexico State University)教授、中国农村政策专家李明昊表示,东衡村的情况值得关注。

                                  他表示:“让农村集体代表农民把土地入市收益用作投资,也许是一个好主意,但是你必须保证钱不会被滥用,而现在的制度无法保证这一点。”

                                  东衡村集体将资金用于修建另一座工业园,德清县的钢琴制造商可以在该园区内以全县最低价格租用土地。截至目前,14家钢琴厂已经入驻园区。

                                  然而,建成后不到一年,该村出资建造的工业园已经受到中国经济放缓的冲击。近一半的工厂厂房空置,尽管租金已经比一年前下降三分之一。

                                  “我们没有办法吸引工厂入驻,”东衡工业园的高先生表示,“唯一的选择就是等到低迷期结束。”

                                  上一篇:法定数字货币是跨国支付宝吗?
                                  下一篇:围困美国使馆的伊拉克民兵撤离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