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体育 正文

                                  构建中日韩“新三角”的中国视角

                                  在2019年圣诞夜,第八届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成都发表了《中日韩合作未来十年展望》,提出加快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在去全球化浪潮迭起、现有多边经贸格局受到重大冲击的背景下,中日韩此时释放出加强区域合作的积极信号,无疑为东北亚经济合作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中日韩关系曾经屡次因为历史恩怨和地缘政治考量而恶化,被媒体比作“魏蜀吴”的三个国家能否取得突破?如何理解中国在新格局中的角色?笔者认为,在世界格局深刻变化的大背景下,中日韩消解争议、扩大合作并非纸上谈兵,而是符合各自国家利益的理性选择。

                                  经济:从日本主导到中国主导

                                  1999年,中日韩合作机制在亚洲金融危机后启动。二十年来,区域关系最大的变化是中国的崛起。1999年中国GDP总量突破一万亿美元,刚刚超过韩国,但仍只有日本的不到四分之一。此后,中国借“入世”契机融入全球贸易体系,实现弯道超车,而日本经历衰退,经济停滞不前,韩国则因依赖出口、国内市场有限,体量难与中日匹敌。

                                  2010年,按照世行口径,中国GDP首次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到2018年,中国GDP达到13.6万亿美元,是日本的2.7倍,韩国的8.9倍。同时,中国经济也在逐渐减少出口依赖,不断培养国内市场。根据笔者计算,中国零售市场规模已在2015年超过日本,而且还有很大增长空间,而日本由于人口萎缩,消费市场停滞不前。

                                  正因此,日韩对中国依赖不断加强:从1990年到2018年,中国在日本外贸中占比从3.5%增至21.4%,在韩国外贸占比从2.1%增至23.6%,取代美国成为日本和韩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有鉴于此,中国应当在中日韩合作中发挥主导作用。一方面,日韩仍然缺乏足够政治互信。2019年7月,日韩因为二战劳工赔偿问题再生龃龉,日本对韩国实施严格的半导体出口管制,并将其剔除出贸易优惠白名单,韩国随即予以报复。中国需要扮演起桥梁和调解人角色,弥合分歧、塑造共识。

                                  另一方面,利用自身经济体量优势发挥主导作用,可以将谈判引向有利于自身的方向,例如扩大人民币在区域贸易的结算使用,以及以优惠条件引入更多的优质商品和服务。

                                  贸易:中日韩三国联动极强

                                  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爆发,两国互相加征关税范围不断扩大,双边贸易额大幅下跌。对此,不少市场观点认为日韩或成为最大赢家,取代部分中美贸易。

                                  但真实情况截然相反:进入2019年,日韩出口均出现持续负增长,表现甚至不如直面关税冲击的中国,中日韩区域内部贸易也萎缩近10%,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贸易受挫不可避免地波及经济。自5月以来,日韩制造业PMI一直处于荣枯线下方。在《世界经济展望》中,IMF将日本GDP增长率从1.0%下调至0.8%,将韩国GDP增长率从2.6%下调至2%。可以说,除越南大规模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实现出口显著增长外,中美摩擦对日韩都是沉重打击的。

                                  中国需求波动对世界和区域经济的影响愈发不可忽视。笔者观察到,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进口与日韩出口的联动显著强化。2015-2016年,中国“去产能”行动就曾严重打击日韩出口。2019年,受贸易保护主义和国内下行压力双重冲击,中国增速下行,成为本轮日韩出口下跌的首要原因。

                                  上一篇:一个华人新移民眼中的雅典
                                  下一篇:亿万富翁感受到民粹主义的压力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